<address id="vrljl"></address>
<form id="vrljl"></form><noframes id="vrljl"><form id="vrljl"><nobr id="vrljl"></nobr></form>

    <noframes id="vrljl"><form id="vrljl"><nobr id="vrljl"></nobr></form>
    
    <address id="vrljl"></address>
      <form id="vrljl"></form><noframes id="vrljl"><form id="vrljl"><th id="vrljl"></th></form>
      <form id="vrljl"><nobr id="vrljl"><meter id="vrljl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中國寧波網首頁

      搜索 郵箱 網站地圖
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中國寧波網 >> 理論 >> 社科苑

      汪廣松:王陽明禮學思想的當代啟示

      http://www.robbtravels.com    中國寧波網2022/08/16 12:34稿源:寧波日報

        汪廣松

       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:禮儀是宣示價值觀、教化人民的有效方式。當代禮儀在實踐中不斷傳承發展,在促進全社會共同富裕、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中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。王陽明禮學思想簡捷、易懂、易學,對于當代禮儀建設有積極的借鑒作用,結合當代禮儀發展實踐,可以有以下三點啟示:

        一、良知以立禮

        王陽明“龍場悟道”的故事已經廣為人知,此后提出的“知行合一”說、“致良知”說也深入人心,但在當時就有人對學問如何落實提出了疑問。如果我們望文生義,很有可能支離破碎,枝蔓橫生。為此,必須回到出發點,看看“龍場悟道”的情形。

        對于王陽明的“悟道”,很容易被其“悟后”的學說所吸引,卻極容易忽略其“悟前”情況。據錢德洪《年譜》記載,王陽明中夜大悟之前,自制石棺材,準備等死。“日夜端坐澄默,以求靜一;久之,胸中灑灑。”未曾放棄修身工夫。從者身心都有疾病,王陽明親自伺候他們,還歌詩唱曲,雜以插科打諢,逗他們開心。“因念:圣人處此,更有何道?”

        考其全過程,“大悟格物致知之旨”是證,即用經典來自證所得,著《五經臆說》也是證,他真正的開悟就是:“圣人處此,更有何道?”古代讀書人追慕圣賢,生死以之,但又有幾人可成?王陽明少時有志于學,這個學也是學圣人,直到龍場才明白不必向外學,自己就是。他放下了成圣成賢的幻想,就自成圣人。自成圣人后,知行就自然合一,而這個知就是知自己也是圣人,真知了就真行,如果以古圣人的是非為是非,那可以是“知”,懂各種學說,但極有可能不知道怎么“行”。那么,自成圣人以后,怎么知道對錯?致良知!不要別人來告訴你,你自己就知道,因為良知人人本具。王陽明后來說:“自己良知原與圣人一般,若體認得自己良知明白,即圣人氣象不在圣人而在我矣。”又說:“心之良知是謂圣。”

        禮也從良知出,從良知處立。王陽明有一個比喻,說道:“譬之樹木,這誠孝的心便是根,許多條件便是枝葉,須先有根然后有枝葉,不是先尋了枝葉然后去種根。”依此而言,良知便是根,禮儀就是根上生長出來的枝葉。立禮要從己之良知出發,而不是以他人(圣人)為出發點。這有什么區別?如果從圣人出發,往往高推圣境,高不可攀,禮儀好是好,做不到,知行不能合一;從良知出發,就是從己身出發,切實可行,也允許出錯,可以糾錯。這是立禮的關鍵處。

        二、因俗以制禮

        社會實踐千變萬化,紛繁復雜,制禮豈可因循守舊?王陽明的弟子鄒守益曾制訂了一份《諭俗禮要》,王陽明認為“切近人情,甚善甚善”。他說,“今之為人上”者,如果要制禮引導百姓,不要詳細完備,那樣太難了,“惟簡切明白而使人易行之為貴耳”,就是說,要簡易可行。

        王陽明曾經改了一些古禮,“以從俗者”,自己覺得“于人情甚協”。而人情就是俗。“先王制禮,皆因人情而為之節文,是以行之萬世而皆準。”但這不是泥古不化,因為古今風氣習俗一直都在變,必須因俗以制禮。王陽明有詩云:“殿堂釋菜禮從宜,下拜朱張息游地。”所謂“禮從宜”,就是要因時因地以制宜、制禮。禮要人人可以做,不是制定一個高高在上的標準,絕大多數人學不了圣人,也完全沒必要做圣人。這里有變有不變,標準就是良知,“然良知之在人心,則萬古如一日。”

        古代禮俗,常見于冠、婚、喪、祭等,百年來,社會激烈變革,古禮幾乎不存,現在也很難適應當代社會發展。倘要講禮、制禮,當因俗以制禮,因時因地以制宜,決不能搞一刀切,要求百分百;要允許差異,甚至鼓勵差異。實際上,世俗社會自有“制禮”的行為,比如網祭。古禮中的守墓、丁憂于今都不可行,甚至掃墓也時常難以實現,網祭就應運而生,因時因地而生,是一種自發的民俗禮儀。

        三、作樂以和禮

        子曰:“禮云禮云,玉帛云乎哉?樂云樂云,鐘鼓云乎哉?”禮樂往往并舉。禮在客觀上具有約束人的作用,需要以樂和之。王陽明說:“導之習禮者,非但肅其威儀而已,亦所以周旋揖讓而動蕩其血脈,拜起屈伸而固束其筋骸也。”這里的“禮”就不是一套僵死的儀式,而是“動”了起來,有“動態”的,完全通于“樂”,既嚴肅又活潑。這樣的禮有益于身心,能夠讓人們樂此不疲。禮樂本就通于身心。

        王陽明在《教約》里說:“凡歌《詩》,須要整容定氣,清朗其聲音,均審其節調;毋躁而急,毋蕩而囂。毋餒而懾。久則精神宣暢,心氣和平矣。”歌《詩》就是作樂,而禮也在其中,所謂“整容定氣、清朗其聲音,均審其節調”。至于習禮,“須要澄心肅慮,審其儀節,度其容止;毋忽而惰,毋沮而怍,毋徑而野;從容而不失之迂緩,修謹而不失之拘局。”樂也在其中了,所謂儀節、容止等都是樂的境界。這不僅僅是寓禮于樂,而是說,禮就是樂,樂就是禮,只是各有側重。

        《教約》總結道:“凡習禮歌《詩》之數,皆所以常存童子之心,使其樂習不倦,而無暇及于邪僻。教者知此,則知所施矣。”這里的習禮歌《詩》就是禮樂并舉,“童子之心”就是良知,禮樂之教的目的在于致良知,致良知才能“樂習不倦”。

        當下之“內卷”“躺平”多現,有各種原因,禮多樂少或者是其中一條。有協調一致固然重要,還要有個人心情舒暢。禮指向威嚴,樂指向活潑,兩者本來可以統一,也需要并舉。建設當代禮儀,不能僅僅“有禮”,而且還要“有樂”,有了“樂”的禮才是有活力的禮,有了“禮”的樂才是有品格的樂,禮樂相輔相成,缺一不可。

       。ㄗ髡邽檎憬f里學院文化與傳播學院副教授)

      編輯: 朱晨凱
       法治精神生存條件 不能缺少主張
      去年,省委省政府經過10多年積極部署推進的寧波、舟山港一體化工作塵埃落定。寧波舟山港實現了實質性一... 詳細
      習近平總書記2·19和4·19兩次重要講話,從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全局和戰略高度,科學回答了事關新聞輿論事業... 詳細
      陪读装睡屁股转过去让滑进去小说
      <address id="vrljl"></address>
      <form id="vrljl"></form><noframes id="vrljl"><form id="vrljl"><nobr id="vrljl"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vrljl"><form id="vrljl"><nobr id="vrljl"></nobr></form>
        
        <address id="vrljl"></address>
          <form id="vrljl"></form><noframes id="vrljl"><form id="vrljl"><th id="vrljl"></th></form>
          <form id="vrljl"><nobr id="vrljl"><meter id="vrljl"></meter></nobr></for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