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vrljl"></address>
<form id="vrljl"></form><noframes id="vrljl"><form id="vrljl"><nobr id="vrljl"></nobr></form>

    <noframes id="vrljl"><form id="vrljl"><nobr id="vrljl"></nobr></form>
    
    <address id="vrljl"></address>
      <form id="vrljl"></form><noframes id="vrljl"><form id="vrljl"><th id="vrljl"></th></form>
      <form id="vrljl"><nobr id="vrljl"><meter id="vrljl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中國寧波網 >> 理論 >> 社科書架

      撥開迷霧,解讀時局

      http://www.robbtravels.com    中國寧波網2019/06/13 08:53稿源:寧波日報

        

        《俠客島對話鄭永年》

        人民日報海外版“俠客島”編

        人民出版社

        2019年5月

        朱晨凱

        “俠客島”是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新媒體,擁有多個媒體平臺,粉絲超1000萬。自2014年2月創辦以來,以“但憑俠者仁心,拆解時政迷局”為己任,致力于時政、財經、社會熱點話題的報道創新,是輿論場里很有特色的“輕騎兵”,對中國政局、發展政策和國際問題的解讀在海內外輿論場擁有廣泛影響力。

        本書收錄了“俠客島”與著名中國問題研究學者、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教授鄭永年的多場對話,通過不同年代人、不同學科視角的互相激發,國內經驗與海外觀察的互相碰撞,從“中美貿易摩擦暴露了什么問題”談起,蔓延至大國關系的前世今生;從“中國是否還應當韜光養晦”的問題,勾連出中國的國際地位的變遷,討論了“國進民退”“中產焦慮”“執政黨的轉型與績效合法性”等輿論場和政治經濟學領域的熱門話題。

        比如書中談到“中產焦慮”,鄭永年認為,看看資本主義發展史,經過資本原始積累階段,就要進行社會改革,可以說,中國的長遠前途取決于社會改革的程度;不要把“均貧富”的責任都推給政府,企業家應當主動轉型;要警惕精英階層的“城堡”心態。

        談到中國今天是否還需要韜光養晦這個問題,鄭永年認為,中國并沒有背叛韜光養晦原則。今天韜光養晦的行為方式肯定跟鄧小平時代不一樣,不對韜光養晦作與時俱進的分析,是很迷惑人的說法;地緣政治也要與時俱進,不能總是老思維。

        對于如何打造開放型政黨,鄭永年認為應該強調績效合法性與科學決策,在東亞文化里,“發展合法性”遠比“選舉合法性”更重要。決策要科學,必須把政策決策與政策研究分開。

        【如何看待西方一些國家對華為的“圍剿”】

        ●俠客島:最近圍繞華為的新聞很多,國人也都很關心。您如何看待西方一些國家對華為的“圍剿”?

        ●鄭永年:華為不僅是一個個案,也是一個平臺:各個國家、各種利益集團較量的平臺。我們以前說過,美國內部有各種利益集團;對華為的強硬,當然是美國安全系統、軍工系統的利益。但是,如果一直是用美國國內的法律來處理這些問題,那國際上就沒有一點規則了,胡來嘛,以后大家還怎么在全球化背景下做生意?這當然不僅僅是法律問題,F在美國也好,加拿大也好,都說是法律問題:有的是關于美國國內對制裁伊朗的法律,有些是美加之間的引渡法律。但是我必須說,國內法是國內法,國際法是國際法;在國際層面濫用國內法,肯定是解決不了問題的。為什么?因為法律并不抽象,法律代表每一個國家的國家利益,國家間的利益是有沖突的。你有你的法律,我有我的法律,我們都用自己的法律辦事,但沖突就出現了。所以,光用國內法肯定不行。要在國際層面協調不同法律之間的沖突,必須用政治、外交的方式解決。比如美國決策要不要提出引渡,加拿大司法部是否裁決同意美國的引渡申請,這都是政治決策,不僅僅是法律操作。所以這個案子最后肯定還是得會回到政治、外交的層面去解決。    

        所以說,孤立華為也好,孤立中國技術也好,這不是經濟邏輯,這是政治邏輯。真正去考察經濟邏輯,就會理解以前有些人說“中美國”,兩國技術、經濟是高度關聯、相互依賴的。所以你去看看,現在要在技術上封鎖中國、把華為趕出去這些東西喊得最響的是西方政客,不是企業家,不是經濟人物。但另一方面,你孤立華為那么久,結果如何呢?華為有了自己的芯片,最近還發布了自己的5G。這對中國沒問題,因為全球的技術還是在發展,只要你技術先進,西方不需要,肯定有國家需要的。任正非說5G技術現在華為全球最好,已經簽了幾十個合同了。他說得很好,誰不買華為的5G,那是他自己的損失,畢竟會失去購買、體驗物美價廉的先進技術的機會。所以說,“技術冷戰”的心態,還是西方內部問題的外部化反映——內部社會出現矛盾、經濟乏力,就把這些問題外部化、政治化。我們看清楚就行。中國從近代以來就犯過自我孤立、自我封閉的錯誤,教訓太深刻,不會再犯了。所以我們看,中國領導人一直在講,即便是西方在搞貿易保護主義、單邊主義、封閉主義,我們還是要堅持開放、深化開放。這是對的。

        【美歐若形成“貿易統一戰線”,中國如何應對】

        ●俠客島:特朗普為什么要跟歐盟達成這種“貿易統一戰線”?看上去即使此前因為關稅一度緊張,美國和歐盟“盟友+兄弟”的關系還是比較牢靠的。

        ●鄭永年:西方還是西方。美國歐洲是“West”,其他的就是他們眼中的“the Rest”?梢哉f,美歐之間的矛盾,類似于他們的“西方內部矛盾”;“中國可以跟歐洲結盟”是異想天開。   

        在此前的貿易體制下,的確是美國的市場更加開放,歐洲更依賴于美國,而不是相反。他們的工業水平、技術能力差不多,比較優勢也類似。但是美國的優勢更突出:大市場、技術領先、有創新、有美元,歐洲離不開美國。所以這次歐洲有妥協是很正常的。即便是特朗普之前用關稅“懲罰”他們,歐洲也不會脫離美國市場。  

        特朗普的策略是什么?“美國優先”就是他的策略。上世紀80年代以來的全球化,形成了一個世界體系;美國憑借上述的四大優勢,在這個世界體系成為老大。對美國來說,我缺了誰都沒問題,但你缺不了我,無論是市場、技術還是美元。所以特朗普的觀點很明確,也給了他到處揮舞貿易大棒的底氣。對歐洲、對日本、對中國,都是一模一樣的策略。    換言之,在特朗普看來,缺了你,我只是暫時丟掉這個市場;但是你們找不到自己相對美國的絕對比較優勢。即使是中國的比較優勢,美國也可以找到替代方案。 

        中國應該如何應對這一局面?貿易戰的態勢還在持續,但是要防止跟美國“貿易脫鉤”。脫鉤是最差的狀況,因為經貿是中美關系的“壓艙石”“穩定器”。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成就,是在開放、全球化的狀態下達到的,這其中的重要一環是與美歐的經貿往來。一旦脫鉤,狀況就完全變了,美國的冷戰派就會占上風,就會像對抗蘇聯一樣圍堵中國。    我前些天跟中央部門的朋友討論,特朗普貿易戰的目的究竟是什么?其實美國沒有害怕中國現代化的理由。盡管美國軍方為了要預算說中國是威脅,但中美軍事差距還很大;中國的人均GDP、科技含量、創新水平、附加值差距也很大;中國的政治制度對一些發展中國家有吸引力,但對美歐不構成挑戰。

        【如何看待“防范化解重大風險”】

        ●俠客島:不久前,中國的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研討班開班,以“防范化解重大風險”做主題,很罕見,甚至為此推遲了許多地方“兩會”的會期。您怎么看這一主題?

        ●鄭永年:很有必要。當然,中共領導層對于重大風險的研判,某種程度上也是對世界局勢判斷的延續。  

        以前大家可以看到,西方國家在非西方國家搞顏色革命;現在西方國家自身就在發生著顏色革命。法國黃馬甲,也在向歐洲其他國家蔓延。全球化會帶來技術、資本、產業的全球化,也會讓問題全球化。這是對國際形勢的重大研判。  

        確實,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問題,收入分配、種族矛盾、社會矛盾……只不過形式不一。我們也要面對現實。矛盾都是在積累的。貿易戰也好,地方債務也好,改革觸動既得利益也好,都會積累矛盾。  

        如果經濟還在發展,社會矛盾就還是發展中的問題,可以用發展解決;如果經濟停滯了、經濟不增長呢?很多問題就會浮現出來。

        你看法國黃馬甲,也是小問題引起的,對吧?燃油稅。戰爭也是,歷史上很多戰爭都是小事成了導火索,無論有意無意。小問題可能觸發國家間的戰爭,也可能觸發國內矛盾和社會問題,都是連在一起的。所以要高度警惕。

        【粵港澳大灣區不僅僅是“經濟上的大灣區”】

        ●俠客島:您在此前的文章中反復說,不要單純把大灣區理解成“經濟上的大灣區”,說這不僅對于地區GDP意義重大。為什么?

        ●鄭永年:我在此前文章中說,對地方政府來說,不要覺得大灣區僅僅是個經濟項目。當然,沒錯,這肯定會促進經濟發展;但要超越簡單的經濟思維。大灣區應該是中國現代化的下一個模板。我們說國家競爭力,什么是國家競爭力?一說到美國的國家競爭力,我們就想到硅谷這些,這是平臺。一個國家需要很多具有競爭力的平臺,而且是有操作性的平臺。未來世界競爭,就是對優質資本的競爭。中國以什么來吸引世界的優質資本?就需要大的平臺。早期中國經濟體量小,一兩個項目就拉動經濟增長了,F在只靠某些地方、某些項目,拉動作用不大。所謂優質資本,不光是錢,還有高科技,技術含量要高。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,有服務業、科技、法治、制度優勢;澳門服務 業水準很高;珠三角產業鏈完備,有廣闊腹地,F在全球的局勢如此,習近平總書記說,中國要更深化改革,更加開放,才能克服貿易保護主義、經濟民族主義,大灣區就是這樣的謀劃。如果大灣區的制度銜接到位、全要素自由流動,又有技術又有市場,還有資金和法治,對于國內、國際的優質資本吸引力就太大了。華爾街不會放棄,歐洲、日本也不會放棄。

        【如果大家都不想發展了,光想著分蛋糕,就很危險 】

        ●俠客島:您說到,現在中國人均GDP才1萬美元左右,而“亞洲四小龍”里面墊底的臺灣都有2.5萬美元,差距還很大,國內還遠遠沒到大家爭論怎么分蛋糕的時候,這如何理解?

        ●鄭永年:如果因為分配上有爭執,大家就都停下來吵,不做這個蛋糕了,那一定是“多輸”局面。尤其是在全球化背景下,只有做大蛋糕,大家才能分得更多。實際上世界經濟蛋糕做大的潛力還很大。新技術革命、信息革命、機器人、AI,這些東西為世界下一步經濟發展創造了多少可能性?中國的一帶一路沿線的那些國家,經濟潛力多大?你看現在美國、歐洲的人均GDP很高,可能在5萬至6萬美元甚至更多,中國人均才1萬美元左右;拉美、非洲更低了,窮國多的是,相當大基數的人口還在吃飯穿衣這個水平線上生活,F在比較麻煩的是世界上的民粹思潮。尤其是西方的選舉政治,更容易出現民粹,無論左右,都容易流向民粹。因為政治好搞,煽動、鼓吹、極端化都可以獲得選票,但是做大經濟蛋糕多難啊,要花很大力氣。民粹就是搶嘛,在現有的利益里哄搶,誰力氣大誰就搶的多一點。所以說,各個國家、尤其是各個大國,不能目光太局限,尤其是只局限在政治層面。發展還是硬道理。對一個國家來說發展是硬道理,國際上也一樣。美國國內發展不平衡,世界發展也不平衡。如果還能像以前聯合國內那樣,大國之間對于發展世界經濟有共識,潛力就還是很大。但是如果大家都不想發展了,光想著分蛋糕,就很危險

      編輯: 朱晨凱
       法治精神生存條件 不能缺少主張
      去年,省委省政府經過10多年積極部署推進的寧波、舟山港一體化工作塵埃落定。寧波舟山港實現了實質性一... 詳細
      習近平總書記2·19和4·19兩次重要講話,從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全局和戰略高度,科學回答了事關新聞輿論事業... 詳細
      陪读装睡屁股转过去让滑进去小说
      <address id="vrljl"></address>
      <form id="vrljl"></form><noframes id="vrljl"><form id="vrljl"><nobr id="vrljl"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vrljl"><form id="vrljl"><nobr id="vrljl"></nobr></form>
        
        <address id="vrljl"></address>
          <form id="vrljl"></form><noframes id="vrljl"><form id="vrljl"><th id="vrljl"></th></form>
          <form id="vrljl"><nobr id="vrljl"><meter id="vrljl"></meter></nobr></form>